今期生肖狗和猴一波中特不夸张|149一波中特

冀風平安

崇尚科學、關愛家庭、珍惜生命、反對邪教
專題摘要:一天一個愿望,樹立科學新風尚;一天一個夢想,拒絕邪教防侵害;一天一個景象,和諧世界齊分享。
評論

詛咒與禁錮:邪惡帝國內被游戲的人生

來源: 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: 2019-04-17 09:46:38
【字號: | | 【背景色 杏仁黃 秋葉褐 胭脂紅 芥末綠 天藍 雪青 灰 銀河白(默認色)

  “我選擇信神、跟隨神……我愿在神面前起誓,接受神鑒察,守住我的誓言……絕不出賣弟兄姊妹的任何信息,不出賣神家的利益,如有違背誓言,愿神的懲罰咒詛立即臨到,活著生不如死,死時死無全尸,死后焚燒萬年。”

  懷著一顆虔誠向“神”的心,2017年6月25日,琳琳立下毒誓,寫下了上面的話。

  那時候的她還不知道,自己認定的這個“神”,其實是早被國家打擊取締了的邪教組織“全能神”。

  她更加不知道的是,自己以為可以追隨一生的信仰,不過是“全能神”實際操縱者趙維山一手給信徒們描繪的假象。

  她以為,聽從“神”的安排,一心一意為“神”“盡本分”,就能在世界末日到來之時,尋得那條蒙“神”拯救的路。孰不知,自己和眾多被欺騙的信徒一樣,不過是趙維山手下的一枚棋子,正沿著那條本以為是通往天堂的路,一步步將自己的人生,拖進真正的地獄。

  法網恢恢,疏而不漏。潛行地下、行蹤詭秘的“全能神”邪教組織,依然逃脫不了公安機關的依法打擊。

  2017年6月,黑龍江省公安機關經過縝密偵查的案件成功告破,抓獲一批“全能神”邪教人員,一舉打掉了流竄的該邪教“東北牧區”的決策層。

  而隨著偵查和審訊工作的進一步深入,趙維山一手構建的邪惡帝國和他親手操盤的游戲規則,再次暴露在世人面前。

  從普通人到“圣靈使用的人”

  時間回到上世紀七八十年代,黑龍江省阿城。

  作為家中長子,1951年出生的趙維山,先是繼承了爸爸的工作,成為一名鐵路工人,后又在印刷廠、淀粉廠、制藥廠等地工作,期間還自學過木匠。

 (年輕時的趙維山)

  幾十年來,在家人和相熟的人眼中,說話有點結巴的趙維山,就是個普通人,和別人沒什么不同,更不會想到他還會和“神”產生什么聯系。

  然而,當年歲逼近四十,這個普通工人的人生,開始有了截然不同的下半場。

  1989年前后,原本信奉基督教的趙維山,開始參與“呼喊派”組織的活動,很快成為一名骨干,靈名“能力”。

  由于善于講道,趙維山漸漸有了一批自己的追隨者。于是,1990年前后,他干脆自立門戶,帶著一批成員從“呼喊派”中分裂出來,成立“永源教會”。

  在這期間,他指使前妻付某在教徒中傳唱《能力是主,是基督》《能力主,你在哪里?》等歌曲,鼓吹“耶穌在永源教會肉身顯現了”“能力主就是隱秘在人間作工的活基督”,讓骨干在禱告時高呼“能力主”。

  于是,普通人趙維山,就這樣以“道成肉身的活基督”之名,開始走上“神壇”。

  不過很快,“永源教會”就被當地政府依法取締。為了逃避打擊,趙維山外逃至河南等地。

  (“女基督”楊向斌)

  也是在河南,趙維山開啟了自己邪教之路的更高階段——打造“全能神”。

  逃竄至河南后沒多久,趙維山就拋棄了結婚十余年的發妻。在沒離婚的情況下,他與比自己小22歲的女信徒楊向斌姘居,并于1995年生下一個孩子。

  事實上,一直到1996年,也就是趙維山和姘婦的孩子已經1歲時,他的原配妻子付某,還在遙遠的阿城家中,苦苦等待著丈夫。最終,付某以趙維山于1991年5月離家后一直未歸為由,到法院起訴,二人才在1997年被判決離婚。

  而這個情婦楊向斌,也不是“一般人”,后來成了趙維山一手打造的“全能神”邪教的信仰靈魂人物——“女基督”。

  1993年,趙維山類比基督教的耶穌,稱楊向斌是“二次道成肉身”的“女基督”,趙維山則自封“大祭司”,后改稱“圣靈使用的人”。

  與此同時,趙維山和幾個教徒把《圣經》等宗教書籍中的內容,斷章取義拼湊成歪理邪說,編出《話在肉身顯現》、《東方發出的閃電》、《全能神你真好》等邪教書籍,成為“全能神”邪教的“基本教義”。

  至此,以楊向斌為“女神”、趙維山為實際操控者的“全能神”邪教組織,初步形成。

  (“全能神”邪教書籍)

  據警方介紹,發展二十多年來,“全能神”邪教已經形成了一個非常嚴密的組織體系——除此次被成功打掉的“東北牧區”外,“全能神”邪教在我國境內還設有其他9個“牧區”。“牧區”之下,又設有“區”“小區”“教會”等多個層級,且“牧區”“區”“小區”幾個層級下,又分別設有電腦組、編劇組、詩歌組、視頻組、文字組等小組,專門負責網上勾連、宣傳煽動、轉移財產等工作。

  警方介紹說,該邪教也是除“fa輪功”邪教組織外政治立場最反動、組織體系最嚴密、發展最迅速、潛在威脅最嚴重的邪教組織,其終極目的就是推翻政府,以建立“神的國度”。

  而為了逃避打擊,2000年,趙維山、楊向斌潛逃美國,后又將他們的兒子也接到境外。自此,完全消失在眾人視野中。趙維山的姐姐甚至覺得,“這么多年不聯系,可能已經死了”。

  但是,趙維山雖身在美國,卻并不影響他從境外遠程操控這個幽靈般的邪惡組織繼續作惡。

  這些年來,他以“圣靈使用的人”的名義,通過互聯網隨時向境內傳達或音視頻、或文字的指令,還留有大批骨干,在境內繼續為他發展信徒。

  早期曾為他開疆拓土的死黨何某迅,就曾在趙維山出逃后,代其統領境內信眾。據媒體報道,從2000年到2007年,趙維山光指派何某迅向美國轉移的“奉獻款”就超過6000萬元。

  但到后來,趙維山擔心何某迅一人獨大、自立為王,又親手撤換了他。

  不過,直到2009年被抓入獄,何某迅仍堅定地認為,是自己不夠虔誠,才受到“神”的懲罰。獄中的他曾拒不交代、死不悔過,認為即便死,也是光榮犧牲,是“神”的召喚,是通往天國的必由之路,可見其中毒之深。

  幽靈般的邪惡組織

  邪教的荼毒,從來不會因為頭目地理位置的變化,而產生什么影響。

  1999年出生的滿某,就是在趙維山等人出逃美國十余年后,被人拉入“全能神”邪教組織的。

  2014年,滿某剛滿15歲。一個才上初二的孩子,對外面的世界懵懵懂懂,怎么也想不到,自己后來會跟邪教扯上關系。

  那時由于家遠,為了上學方便,滿某寄住在學校周圍的一戶人家。寄住房東有個女兒,已經上大學,精通電腦的她,給小小年紀的滿某,打開了一個全新的世界。

  “剛開始,就是覺得用電腦做視頻很有趣,就跟著她學。”滿某回憶說,姐姐很熱心,還找來很多素材,一步步教她怎么剪輯。

  但有一天,姐姐突然問她,“你知道世界末日馬上就要來了嗎?”

  以前,滿某也聽說過“基督”“圣經”“末日”之類的字眼,但具體是什么,又說不上來。

  “你看,現在世界上每天都在發生災難,瘟疫、饑荒、水災、旱災、地震到處可見,其實,這都是‘神’在作工,是‘神’在懲戒罪惡的人,只有跟隨‘神’的人,才能在最后的末日審判中蒙‘神’拯救。”姐姐說。

  就這樣,在姐姐不斷勸誘下,滿某從將信將疑,到開始全盤接受“全能神”邪教的歪理邪說。以至于到后來中考結束,明明已經考了全班第一的她,卻突然消失了。

  “世界末日馬上就要來了,上學還有什么意義?我應該抓緊時間為‘神’‘盡本分’!”于是,初三畢業后,滿某放棄了讀高中,跟著姐姐一起住進另一個信徒的家,全心全意為“神”工作。為了瞞住家人,她甚至欺騙爸爸,謊稱自己是要去學一門技術,將來好養活一家人。

  事實上,這已經不是“全能神”邪教第一次宣揚世界末日就要到來。

  2012年,散播“世界末日”的謠言事件曾在全國多地發生,基本都與“全能神”邪教有關。在偏遠農村、城鄉接合部及部分城區,邪教成員利用登門宣傳、走街串巷、上街打橫幅、發傳單等方式煽動人們入教。

  這些“傳教者”中,以中年女性居多,她們一方面利用“末日謠言”散布恐慌,另一方面勸說人們只要信“全能神”便可躲過一劫,宣稱“凡不信和抵制的都將被‘閃電’擊殺”。

  (“全能神”邪教曾多次傳播“世界末日論”等歪理邪說,制造恐慌和動亂)

  據警方介紹,部分地區“全能神”人員還集體圍攻公安機關、掀翻執法車輛、打傷執法民警,暴力抗拒執法。各地公安機關為維護社會政治穩定,依法處置“全能神”幾十人以上規模聚集滋事100多起,暴力抗拒執法案件30余起。

  家住安徽省蚌埠市的董某,就是在2012年前后,被人拉進“全能神”邪教的。

  那時候,剛剛生完孩子不久的她,偏偏又遭遇婆婆重病。為了賺錢養家,丈夫常年在外地打工,照顧老人和孩子的重擔,一下子都壓在了董某一個人身上。

  “心里有好多委屈,可又不敢跟父母講……”當年,董某是不顧家人反對,硬要從山東遠嫁到安徽來的。這對“85后”小夫妻,這輩子做過最大膽的事就是“私奔”。但董某沒想到,愛情褪去,生活竟是如此地不堪重負。

  也是在她最無助的時候,丈夫家的一位遠房親戚出現在了董某身邊。面對董某的種種不如意,對方總是能耐心地寬慰,甚至幫助她照料家里的一切。突如其來的關心,讓被生活重擔壓抑了很久的董某,一下子有了精神支柱。

  但董某不知道的是,這個過去從來都不走動的遠房親戚,其實已經信了邪教“全能神”十多年,接近她的目的只是想拉她入教。

  “跟著我信‘神’吧!信了,你婆婆的病就能好!”對方極力誘惑。

  如果是在過去,董某或許壓根不會理會。但當人在極度脆弱的時候,寄托于某種神秘力量創造奇跡,似乎也就變成了一個不錯的選擇。

  于是,抱著試試看的態度,董某開始跟著她頻繁參加“全能神”信徒秘密組織的聚會。

  事實上,在邪教宣傳初期,大都會極力掩飾自己邪惡的本性,打造出一副“救人”“助人”的假象。“全能神”邪教的《摸底鋪路問題細則》中,就有不少教授信徒如何去拉人入教的方法。

  比如,“到別人家要勤快,不懶惰,要幫人掃地、幫做飯等等。”

  又比如,“言談舉止正常,讓人看見不反感,是正常人,有好印象”。

  他們通過種種手段親近別人,最終的目的都是“傳教”。而只有當你完完全全相信“全能神”后,它才會暴露出自己的本性。但此時,你已經無法察覺,因為自己已經在每天和信徒們的“吃喝神話”(學“女神”的話)中,被牢牢控制了思想。

  事實上,為了拉攏更多人加入,除了施以情感關懷、小恩小惠,邪教的手段還有很多。

  早年間,“全能神”內部還鼓吹使用一種稱為“性交通”的手段,要求女信徒利用色相誘人入教。一些男骨干甚至以加入“全能神”就要與“神”“過靈床”為名,對女信徒實施性侵。

  更有甚者,一些信徒會采取暴力手段逼迫人入教。

  “全能神”邪教在《話在肉身顯現》中煽動說:“在神的眼中,凡是抵擋神的都屬于神的仇敵,即屬邪靈的都屬動物。”稱那些拒絕、不接受這個事實的人,就是在抵擋“神”,最終都會受到末日的審判。

  2014年5月28日,發生在山東招遠一家麥當勞餐廳內的殘忍一幕,讓公眾狠狠記住了那些猖狂的邪教徒。

  “殺了她!她是邪靈!”伴隨著高聲咒罵,6名“全能神”信徒輪番暴打,最終,一名6歲孩子的母親無辜死亡。

  惡劣之極,舉國震驚。

  事實上,在“招遠血案”之外,“全能神”邪教還背負著另一些鮮為人知的血債。

  比如,“全能神”邪教徒打斷不愿入教者的四肢,割掉他們的耳朵,甚至殺死欲脫教者的孩子。2010年,河南一名小學生在放學途中失蹤,后被發現死于一處柴垛處,腳心印有閃電標志。當地警方稱,遇害兒童的一名家屬曾被發展成“全能神”邪教成員,但后來意圖脫離,該教遂實施了報復行動。

  “‘全能神’邪教在發展的過程當中,暴力色彩是非常濃厚的。”武漢大學國際邪教問題研究中心執行主任黃超說,在“全能神”邪教發展的早期,其與另一邪教組織“三班仆人派”還為了“搶羊(爭奪信眾)”,發生過多起命案。

   被“神”操控的人生

  但更為可怕的是,“全能神”邪教完全可以不動用任何外力和暴力,就能夠通過蠱惑人心釀成悲劇。

  據媒體報道,1995年底,“全能神”剛剛傳入江蘇沭陽,便發生了信徒殺子祭神的慘案。

  那一年,當地一位31歲的女性,信“全能神”后終日神神叨叨。一天晚上,她發現“傳道人”送的十字架和日記本不見了,便以為自己有罪,東西才會被神靈收回。

  這時,她想起了“神書”上說的話:只有向“全能神”獻上“寶血”,才能洗清身上的罪惡,才能拯救世人。“對神要順服至死,要像羔羊一般任神牽、任神殺……”

  最終,這位母親用斧頭砸向了她剛滿8歲的兒子的頭,并將其釘在十字架上——最后一根釘子,釘在了兒子的腦門上。

  (“全能神”網站截圖)

  事實上,很多信徒在被“洗腦”后,因為聽從“全能神”邪教教義,認為不跟隨其“信教”、甚至阻止其“信教”的親人都是“撒旦”,是可以擊殺的魔鬼。

  生命在他們眼中,變得一文不值。因為在《話在肉身顯現》中,“神”告訴他們,“為我效完力的人,要老老實實地退去,不得吵吵鬧鬧,小心我收拾你”,甚至直接煽動說,“因著工作的需要,我需要的人也不同,該舍的就舍,該砍的就砍,該殺的就殺,該留下的必須留下……我的話就是權柄,誰改動誰就觸犯刑罰,必遭我擊殺,嚴重的斷送自己的性命。”

  而“全能神”,還真的像一個權柄一樣,攪動著每一個信徒的家庭。

  黃日福一家,就深受邪教之害。2012年,他的妻子丁偉在廣東惠州打工期間,被工友拉入該邪教。一開始,黃日福還沒有發現妻子的異樣,以為信的就是“基督教”或者“天主教”。直到妻子總表現得鬼鬼祟祟,黃日福幾經打聽才得知,原來妻子信的是邪教。

  于是,黃日福開始激烈的反對,夫妻二人更是為此爭吵不斷。徹底癡迷的妻子,甚至大喊:“我就算跟你離婚,也要信!”

  2016年7月,又一次激烈地爭吵過后,妻子竟拋下自己患病的母親、兩個還未成年的女兒,離家出走,從此人間蒸發。兩年多來,黃日福一直苦苦尋找妻子的下落,但直到現在,仍然杳無音訊。

  “如果知道她會離家出走,我也不會動手打她……”這個個頭不高的東北男人,只要說起當年的事,就會忍不住流下眼淚。

  那時的黃日福還不知道,在全國,像他這樣的家庭還有成千上萬個。這些人離家出走的真正原因,是“全能神”活動方式決定的,是為了割斷其與家人的聯系,割斷親情這道最后的屏障。

  “全能神”邪教組織要求,“小區”級及其以上的骨干成員都必須離家,全時間為神“盡本分”。《話在肉身顯現》中就直接煽動信徒:“你有愛就會甘心奉獻,就會甘心受苦,就會與我相合,就會為我舍棄你的所有,舍棄你的家庭、你的前途、你的青春、你的婚姻,否則你的愛就不是愛而是欺騙、是背叛!”

(某“全能神”信徒寫下的斷絕子女關系書)

  這種“禁錮”,如果不是身在其中,是很難體會的。宋女士到現在都不敢相信,一向疼愛自己的母親,會在自己臨盆前幾周,突然消失不見。

  和很多信徒家屬一樣,一開始,宋女士也以為母親信的就是基督教。但后來,她發現母親變得神神叨叨,甚至有一天,突然開始成袋成袋的買蠟燭回家。

  詢問過后,母親的回答讓她震驚——“世界末日馬上就要到了,要提前做好準備”。

  宋女士當然是不信的,她開始趁母親不注意的時候,偷偷翻閱“傳道人”給母親留下的那些書。

  “書中宣揚的都是‘世界將要毀滅,大難就要臨頭,只有加入全能神才能得到永生,免遭浩劫’等內容。”

  宋女士后來又無意間看到邪教組織給母親發的碟片等視頻資料,里面全是渲染地震、海嘯等災難的場面。

  這讓她不由地擔心起母親來:既然是號稱“教人學好的教”,怎么會宣揚這些消極的東西呢?明明是不可抗拒的自然災害,怎么就成了“全能神”操控的呢?

  于是,宋女士開始極力反對母親信“全能神”。但另一邊,和母親常常一起秘密聚會的邪教徒又不斷恐嚇母親:“你要是不信,你們家就不得安寧,神會懲罰你們家人的,你們家就會面臨災難。”

  最終,這個年逾六十的老人,在2014年7月離家出走。

  “我至今都想不明白,母親是下了怎樣大的狠心,才拋棄我們的。”宋女士甚至想過,如果自己難產死在手術臺上就好了,那樣媽媽或許就會后悔,當初不該選擇離開。

  如今,為了尋找母親,宋女士徹底放棄了自己的工作。只要聽到哪里有疑似長得像母親的老人出現,她就會立即趕過去。

  然而,一次次希望,換來的是一次次失望。4年過去,母親依舊音信全無。她已經不記得,自己有多少次是哭著從夢里醒來的。她甚至懷疑,年邁的母親漂泊在外,是不是已經出了什么意外……

  “全能神”邪教就是這樣,像一只看不見的手,撥弄著信徒們的人生。

  (“全能神”信徒寫下的保證書)

  而為了強化精神控制,除了每天不斷“吃喝神話”給信徒灌輸要絕對順服“神”的思想,每個入教者還要立下“毒誓”,以不斷恐嚇的方式,進一步禁錮他們的行為。

  比如,有信徒寫下:“我愿向神家起誓,如果說話把弟兄姊妹間接出賣,當猶大,或者被抓出賣了神家或弟兄姊妹,給神家或弟兄姊妹造成損失,愿得到神的咒詛,不得好死。”

  因著這樣的毒誓,被洗腦的信徒認為,不虔誠者、不遵從者、叛教者的下場都很慘——被石頭砸死、被車撞死、渾身長蛆、死無全尸、千刀萬剮、萬劍穿心、碎尸萬段、抽筋剝皮、下十八層地獄……且應驗者不只是自己,還有自己最親的家人。

  為了讓信徒害怕,“全能神”邪教會不斷給信徒們講詆毀“全能神”之人遭懲罰的事例。比如:

  也因為這樣,長期被邪教“洗腦”的信徒,即便離開了邪教組織,精神上還是很難逃離這種恐嚇。

  就在不久前,宋女士在邪教受害者家屬群里聽說,一位被“全能神”邪教蠱惑離家出走的信徒,幾個月前終于被家人找了回來。但沒想到,團聚沒幾天,這位信徒就因為覺得自己背叛了“神”,害怕家人受到更多詛咒和報復,選擇了上吊自殺。

  因為這種強大的精神控制,讓警方的審訊工作也一度陷入困局。

  滿某一直到被抓,都處于對“全能神”深信不疑的狀態。她害怕,如果自己出賣“神”,那些發過的毒誓會應驗。她甚至努力說服自己,這是“神”對她的考驗,應當堅守信仰,不能背叛“神”。

  因此,一言不發,拒絕供述,成了所有被拘捕邪教人員在審訊初期的一致表現。警方告訴記者,“全能神”邪教組織專門教授信徒如何對抗審訊,甚至給他們編排劇本,反復練習。

  “他們和普通的犯罪嫌疑人有很大不同,要想讓他們如實供述,必須先做好思想轉化工作,卸下他們的心防。”黑龍江省大慶市公安局高新區分局民警劉增博說。

  辦案期間,劉增博負責審訊的是此次案件抓獲的“東北牧區”一號人物——決策組組長白某。該小組主要負責整個牧區內人員的選拔、監督,以及傳達境外傳來的指令等。

  “這種對抗的狀態一直持續了40多天”,劉增博說,最終,經過不斷做思想工作,白某才交代了自己的問題。

  事實上,在偵查階段,“全能神”邪教組織極強的反偵查能力,就曾給案件的偵破帶來極大難度。

  據辦案單位負責人介紹,該邪教活動的顯著特點,就是組織內人員均使用靈名或化名,不準使用和詢問其他信徒的真實姓名,高層骨干甚至會有多個化名,這就給偵查階段人員的確定帶來難度。

  此外,組織內信息的傳遞,都是通過最原始的人工傳遞方式進行。

  馮某加入“全能神”邪教七八年,每天做的就是負責傳遞紙條。“上面打了三個對號的,就是加急,就要立刻出發,保證當天送到。”

  但是,跑了這么多年,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傳了什么,也不知道這個紙條最終傳給了誰。因為“全能神”邪教規定,負責傳遞信息的人員,不許詢問打聽送、取信件人的姓名等情況,更不允許偷看信件的內容。“如果違反,就是背叛神,就要遭懲罰,下十八層地獄。”

  為了確保不被人發現,“全能神”邪教組織甚至要求信徒外出時要時刻保持警惕,比如走著走著突然停下,或拐進一個巷口,查看身后是否有人跟蹤。有時,還會要求信徒喬裝打扮。

  不僅如此,“全能神”邪教“小區”級以上的骨干都是異地任職、遠離熟人,好全時間為邪教“盡本分”;住宿也安排有專門的“接待家”,以防止在酒店登記時暴露行蹤;內部通信文件多數使用代號代替關鍵信息,且不允許使用手機與教內人員聯系……

  在被抓捕前,劉某的主要工作就是作為“接待家”,照顧其他幾名信徒的生活。不過,“全能神”邪教并不承擔他們的日常開銷,一切費用,全部要由負責接待的信徒自己來出,以示對“神”盡的本分。劉某一個月的退休金只有1300多元,有時不夠養活這么多人,就會到菜市場去撿剩菜葉吃。

  “信徒”的清苦和“神”的享樂

  然而,就在信徒們謹言慎行的順從“神”,心甘情愿地為“神”奉獻、過著清苦的日子時,遠在美國的趙維山等人,卻享受著極度奢華的生活。

  為了讓信徒奉獻自己的一切,“全能神”以耶穌再來為幌子,在《話在肉身顯現》中露骨地說,“為著這一天的到來,我們花費所有都在所不惜。有的人辭掉工作,有的人撇棄了家庭,有的人放棄了婚姻,甚至有的人捐獻了所有積蓄。”稱這樣做才是無私的奉獻,才能獲得“神”的恩待。

  對于“祭物”的使用,“全能神”邪教在所謂的“神選民必須遵守的十條行政”中規定:“神家的錢財、物質,包括一切財產都是人當納的祭物,這祭物除了祭司和神可以享用之外,任何人不得享用。”“若人享受這些東西那就屬于偷吃祭物了。凡屬這樣的人都是猶大。”

  (“全能神”信徒寫下的保證書)

  通過這樣的內部約束和洗腦,信徒們被灌輸了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屬于“全能神”的思想,而神家的財物只有“女神”和祭司能享用。但很多信徒不知道,他們信奉多年的祭司和“女神”,其實就是趙維山及其姘婦楊向斌。

  當年,趙維山出逃美國,在紐約建立起“全能神”總部,進而建立全球網站。通過互聯網等多種渠道,他在紐約的豪華別墅中操盤,控制手下不斷發展信徒,并指揮轉移巨額“奉獻款”到美國。

  僅以此次被警方打掉的“東北牧區”為例,2016年11月至2017年3月,5個月內就向境外轉出1.4億元人民幣。數額之巨大,令作為負責轉錢的轉祭組組長張某,都感到頗為震驚。“從來沒想過,‘教會’會有這么多錢!”

  而這些錢,都是靠剝削信徒換來的。張某說:“很多老姐妹為了給‘神’盡本分,是靠著撿破爛來交奉獻款的。”

  在成為轉祭組組長以前,張某還曾擔任過“東北牧區”簽證組組長,2年間,經她之手,輸送過大量信徒去國外。

  “他們有的是自愿出國,有的其實也不想出,這時候上面就會給他們做工作,最后都會送出去打工供養‘教會’。”張某說。

  因為會做視頻,滿某為“全能神”邪教“盡本分”的方式,就是躲在“接待家”里沒日沒夜地制作“全能神”宣傳視頻。“每天只睡兩三個小時,有時候累了,就躺半個小時,然后起來接著做。”

  和滿某同為電腦組成員的,還有另外兩個年齡相仿的女孩。一個月中,她們只出門一兩次,其他時候除了做視頻,就是“吃喝神話”。除此之外,她們不允許做任何與“神”無關的事。

  這樣沒日沒夜的工作,不會換來任何酬勞。就連滿某制作視頻用的電腦,還是她離家出走前騙了父母近萬元自己買的。

  一位第一次接觸“全能神”邪教案件的民警感慨:這儼然就是一個沒有任何成本、殘酷剝削工人的“血汗工廠”!

  事實上,在這個“工廠”里,連位居高層的張某,也過得非常清苦。

  早年間,她開了一家理發店,在當地小有名氣。但信了“全能神”之后,因為要求“盡本分”,她店也不開了,全身心為“教會”做事。

  期間,已經結婚的她本來還打算要孩子,但上線告訴她,“世界末日馬上就要來了,再生的孩子也都是小魔鬼,還是趕緊全身心‘盡本分’蒙拯救吧!”

  如今,已經47歲的她,離了婚,也沒有孩子。一直到被解救,她都還堅信,為“神”“盡本分”、蒙“神”拯救,就是她全部的精神支柱。

  “現在才發現,這就是趙維山在幕后指使的一個特大騙局。”張某不忍再回顧自己過去的十幾年。因為受邪教思想蒙蔽,她的人生被葬送,她也葬送了許多人的人生。很多人入教后,都是聽她的“講道”,受她“澆灌”,進而對“全能神”深信不疑,心甘情愿為邪教奉獻。

  “有沒有算過,這么多年,自己‘澆灌’過多少人?”當記者拋出這個問題時,她明顯一愣,搖了搖頭,不好意思地笑:“記不得了,總之很多……”

  看守所外,夕陽西下,晚霞鋪滿了天空,連帶著張某的臉也被映紅了。透過審訊室的鐵窗,能看到瘦小的她坐在里面,嘴里不斷地重復著那句話:“現在只剩下后悔,真的后悔……”

關鍵詞:河北反邪教,對邪教說不

責任編輯:趙文強
今期生肖狗和猴一波中特不夸张 河北省福彩中心地址 广东时时11选五计划 全天三分彩计划app 浙江省快乐12走势图 大佬彩票是黑平台吗 幸运赛马开奖直播 3d试机号关注号 河北20选5中奖详情 天津时时彩摇奖直播 北京快三今天开奖结果查询